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学院 > 时事热点

雷军遭遇小米七年之痒:前谷歌高管离职背后

更新时间:2017-01-24      文章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515

  导语:一个巴西人,前谷歌副总裁,为了一家中国创业公司的手机事业,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吸了三年半雾霾,终于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点解甲归国,但这个理由能说服你吗?或许是科技圈高管离职的说辞套路而已;无独有偶,前有副总裁陈彤跳槽一点资讯、后有前副总裁张金玲加盟百度,雨果·巴拉已是近几个月被曝出的第三名副总裁级别离职高管。


  1月23日下午,小米公司副总裁雨果·巴拉(Hugo Barra)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他决定从小米离职,未来将回到硅谷,给出的理由并不直接“living
in such a singular
environment”(生活在这样一个独特的环境,被国内媒体臆测为“雾霾”的影响)。小米总裁林斌在雨果·巴拉的公开信后留言称,小米高级副总裁王翔将接提他负责手全球业务。


  三年前,2013年8月小米从谷歌挖来了雨果·巴拉(Hugo
Barra),这位出生在巴西、MIT毕业的小米高管,曾经在全球知名的语音技术公司Nuance任职,2008年3月加入谷歌,曾经负责Android
4.0、谷歌移动搜索等产品项目,曾是谷歌红人。雨果加入小米后担任负责国际业务的副总裁,当时被看作是小米的话题事件。


  三年前的义无反顾还历历在目,姻缘就此告一段落。除了“健康原因”,虎哥Hugo Barra谢辞背后是否还有更多套路尚未浮出水面?小米成立7年后,为何留不住这个极少数的海外面孔高管独苗?


  一、事件细节:环境伤害很大 雷军亦师亦友


  


  小米全球副总裁雨果·巴拉在Facebook认证主页上宣布离职


  在这篇洋洋洒洒长达600字的离职推文中,雨果对于老东家的深厚感情溢于言表,相信这三年半的北京生活除了雾霾,也让巴拉的对于中国的情义和团队文化有了更深理解。除了感谢和煽情,声明中有三个关键信息点值得注意。


  1)谈到离职的原因,雨果称:“我意识到,过去几年在这样单一的环境中生活,已经对我的健康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宣布他的离开,主要原因是环境气候和健康威胁,并打算搬回加州硅谷。


  “a singular environment”特别环境,是指除了天气之外的其他单一因素吗?不太好理解。不过健康威胁和对于家乡的思念之情应该还是主要原因。


  2)雨果在文章中特别感谢了小米CEO雷军,称雷军是“导师和朋友”,并谈到雷军请他继续为小米公司担当海外市场顾问。


  “顾问”看似保留一定职位和联系,但更大的意义还是后续工作交接。此外,雨果也透露了其本身作为小米的股东之一。


  3)春节后正式离职。雨果表示将在中国的新春过后,离开现在的岗位。回到硅谷开启新征程。


  以下是雨果在Facebook发布的全文中译:


  “感谢在小米度过的3年半岁月,感谢米粉。


  四年前,雷军和林斌一同来找我,并为我提供了让一家年轻明星初创成为全球性巨头的机会,从此,我便开始了生命中最伟大和最具挑战性的冒险。我搬到了距离硅谷6,500英里之外的北京,为了在一家创业公司中创建一支更大的创业团队。这段旅程近乎完美,我可以自豪地说,全球化的小米是我希望带给世界的第一个婴儿。


  但我逐渐意识到,最近几年在北京的生活环境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巨大的伤害,并开始影响我的健康。在硅谷,那里有我的朋友、我的家庭、以及我的生活,而我眼看着这几年我与他们的差距越来越远,我清楚地知道,回归的时间已经到来了。


  正如我去年年底所认为的,小米已经处在其全球扩张道路上的绝好位置,如果要选择一个离身的日子,那么现在再好不过。我可以自信地说,我们的海外业务不再只是初创级规模。我们将梦想中的印度市场变成了小米最大的海外市场,年营业额达到10亿美元,发展速度比印度历史上任何一家公司都更快。我们将海外业务扩展到印度尼西亚,新加坡,马来西亚,最近新加的20个其他国家,包括俄罗斯,墨西哥和波兰。在2017CES上,我们与Google合作推出了美国市场的第一个官方产品,并赢得了3个重要奖项。这些年,我们见证了小米如何通过“创新为人人(bringing innovation to everyone)”这一简单的承诺影响着科技产业的变革。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团队有着最出色和最具激情的伙伴,与他们分别成为我抉择中最困难的部分。但与此同时,我确信这群优秀和高进取心的伙伴能够委以重任。


  我要感谢小米创始团队,尤其是CEO雷军。他于我亦师亦友,与这样的人共事让我感到振奋人心和荣耀。雷军希望重新定义技术在我们生活中的所扮演角色,以及中国科技行业在世界上的地位。作为一位朋友,同时是小米的股东,我很荣幸他能支持我的此次职业变动,并邀请我在小米全球化业务拓展中无限期担任小米顾问。


  春节预示着新的开始,我将在春节后的二月份正式转换我的身份(辞任小米职务)。我急需一段时间,回到硅谷开始一段新的冒险。


  我想对中国和印度的小米同事们说,我虽然离开了在北京和班加罗尔的家,但请你们放心,我将永远是你们忠实而诚挚的米粉——虎哥。此外,我还要大声地向全世界的米粉们传达一份特殊的爱意,你们赢得了我的心!


  保持联系,我的朋友们


  我们会再见!


  雨果”


  二、小米为何留不住这名海外高管独苗?


  抛开“特殊环境”的原因不谈,雨果离开小米的原因无非两个方面:一、业绩未达预期,雷军不满,或则自己也不满,就像去年雷军接管周光平负责的供应链业务一样。二、小米的发展没有达到雨果的预期,估值缩水,奔头有限,选择退场。具体来看:


  1、雨果成绩单:看似风生水起背后


  


  (上图为中国手机厂商海外表现)


  就全球市场而言,小米在印度卖出了几百万台以红米机型为主的手机是主要成绩,这也是雷军、雨果、林斌反复提及的亮点成绩,不过始终没有公布过印度市场2016年的整体销量(金融时报披露为650万台),只提及10亿美元的销售额。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综合公开数据得到的国内十个主要手机厂商海外市场表现情况看,虽然印度市场2016年小米短期冲到了第三的位置,但相比其全年全球范围整体手机销量,离华为、中兴、TCL等本土品牌还有巨大差距。


  小米在其他国家,诸如欧美、东南亚、非洲的等市场的国际化小米也因专利问题和本地化思维而有些艰难。在巴拉的主战场巴西,小米的出海也并不顺利。由于巴西市场汇率、政策等局势的动荡,小米在2016年五月宣布退出巴西市场。巴拉给出的解释是,“生产规章、在线销售的税收政策不断变化,我们决定短期之内不会在巴西发布新产品”。


  事实上,看中印度市场的并不只小米一家,中国手机厂商在海外市场同样攻城拔寨,尤其是联想,曾在2016年7月份在印度推出500元人民币价位手机,在性价比产品上造成对小米很大的冲击。


  2、小米海外市场的瓶颈


  现在小米最大的竞争对手来自中国内部,而不是国外对手,但战场却是蔓延至全球的。相比华为等手机厂海外市场占其总额近一半的销售比例,小米的海外步伐显然迟缓了许多。结合数位业内人士的分析,小米在海外市场的短板存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专利问题。受到拥有专利和被授权专利数量的影响,将直接影响小米在欧美市场的扩张。


  这个问题与印度市场的险胜是一脉相承的。正是由于印度缺乏完善的专利保护体系,所以小米能借助性价比在印度获得很好发展。但在其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体系健全的国家可能寸步难行,比如北美市场,虽在美国展台秀了秀肌肉,但后期能不能打进还是未知数,欧美都是运营商的天下。


  2)东南亚市场听不到小米的声音,南美市场巴西已经选择退出。


  3)非洲是传音的主战场。“传音”指深圳传音控股有限公司,被称之为隐形“出口冠军”,旗下拥有TECNO、itel、Infinix等“自主组合品牌”,在非洲重点国家市场份额超40%。在这块市场竞争中,小米对标深圳传统贴牌厂商并不具有明显优势。


  综合几点,海外市场扩张乏力主要还是小米自身技术短板,欠下的功课太多,显然依靠职业经理人“虎哥”一人力量难有大作为。


  3、雨果的能力:市场能力非最大长处


  实际上,雨果-巴拉加入小米之前在谷歌的工作更像偏向产品技术,先后牵头负责谷歌移动搜索、谷歌地图移动版、谷歌语音搜索、谷歌垂直搜索、移动广告、Android4.0等产品项目。从产品把控到开拓市场与产品销售,巴拉的才能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施展。


  三年前, 巴拉的引入也更多是基于他对于Android生态系统更深的理解,而不是他的全球化战略思想,所以雷军将开拓全球市场的重任压在雨果头上,并没有用对人。


  在今年的CES上,小米带着MIX手机、路由器,小米电视4正式进军美国市场。实际上,还有被忽视的基于谷歌Android
TV平台的小米盒子,这是巴拉在手机之外推动的重要产品线之一。


  三、小米现状:手机销量下滑 整体估值缩水


  作为一名海外入华的外籍高管,雨果跑到北京加盟小米干了3年半,确实是下了足够的勇气,不过职业经理人和雇主是双向选择的,小米的发展势头一定也是雨果·巴拉所考虑的,来看小米这两年的发展基本面。


  1、小米整体销量:跌出全球前五



 



  (上图为全球手机厂商销量排名)


  小米手机整体销量表现下滑明显,相关数据显示,2016全球手机销量排行中,小米已经跌出前五,国内也居于华为、OPPO、VIVO之后。小米的竞争对手曾称,小米的模式和过去十年来中国制造业搏出位的模式并无二致,都是靠“复制-生产-以低价格出售”,然后再重复。可以说,这个模式帮助中国科技公司一次又一次在中国本土击败外国竞争者。


  2016年一季度陷入环比下滑,二季度同比和环比猛增却又被质疑上半年的手机降价过猛导致销售额难看,以至于雷军不敢公布整体销售额。官方的说法是雷军承认小米公司公司扩张的太快,公司2016年并未达到2015年的出货量,也就是说肯定会少于7000万部。


  2)公司估值:跌得只剩零头?


  相比2015年小米市值450亿美元的人生巅峰,有海外分析师给出了看起来很惊悚的预判,不到两年小米的市值就只剩下了当时的零头。


  独立研究机构RFM的分析师理查德·威尔森曾在2016年发表文章称,小米的估值已经在短短两年间从450亿美元跌到了40亿美元! 虽然后续小米方面也进行了相关辟谣,但在职业分析师眼里,已经跌出全球市场前五的小米显然无法再支撑起前两年的过高估值了。


  虎哥作为非本土职业经理人兼小米股东,套现获取更大收益合情合理。但在跳水近十倍的市值面前,后者的希望渺茫。整日雾霾笼罩,加之加州蓝天与亲人的召唤,回归硅谷也理所当然。


  四、应急之策:王翔临时救场


  


  (上图从左至右依次为王翔、雷军、林斌)


  既然前任已经确认离开,让我们再来看看继任者王翔的实力。林斌在巴拉的Facebook下留言,非正式宣布了小米高级副总裁王翔将接手全球业务。王翔于2015年加入小米,此前曾领导其供应链和知识产权团队。后转至负责战略合作与重要合作伙伴关系。


  王翔在半导体和通信领域拥有20余年经验,在高通工作13年,在任职高通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期间,全面负责高通与大中华区的业务和运营。在此之前码头层任职于摩托罗拉、朗讯等公司,担任销售和市场营销职位。作为前高通中国的掌门人,雷军曾透露,他和王翔两人渊源颇深。雷军介绍,小米刚创业初期,高通的投资便是由王翔促成。


  从王翔过去的职业经历看,很善于帮助海外科技公司在中国推广业务,但有多大能耐将中国手机品牌的业务推向海外市场,是个巨大的未知数。现在看来,王翔的接任更像是临时救场,巴拉的前谷歌身份优势在于其能够协调和Google的业务联系,这一点,王翔是否能从供应链的上游资源弥补不得而知。


  细究小米的管理团队的构成:“九个人之中,五个海龟,三个土鳖,再加一个洋面孔”,老板们都很优秀,但能带动海外市场的人你很难挑出。此前,Hugo的外籍身份和工作经验为小米领导结构加入了多样化的可能。


  五、雷军遭遇小米的七年之痒



 



  从2010年创办,今年已经是小米发展的第七年,接连高管离职、估值下滑、手机销量下滑、海外市场拓展受阻,很明显,雷军遭遇到了创立小米的七年之痒,雷老板如何迈过这个年关这道坎,看雷布斯下一步会有何解法。

推荐文章

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400-766-6676

扫一扫,进入手机微商城